[]

按理说,以蒲子轩团队中任何一个净化使者的实力,若是单独出行,释放出净化之力的冲击波,抵御这种程度的风沙并不在话下,然而有祝元亮在身边,胡乱释放冲击波极易造成净化之力被封印,特别是对于入了无相境的蒲子轩而言,若是一个不小心,使用冲击波对同伴进行了攻击,将他们的净化之力剥夺而去,可就得不偿失了。

蒲子轩想对陈淑卿喊话,让她做些什么,但是风沙太猛,张不开嘴,甚至无法冷静下来使用意念传声交流,也只好任事态自由发展。

看起来,陈淑卿应是缺乏基础物体变出巨型屏障抵御风沙,否则,无需蒲子轩交代,她自己也早已那么做了。

风沙持续肆虐,不多时,七人的脚部已经被沙子埋了一尺高,那些骆驼虽然高大,对沙尘暴有一定的抵御能力,但若是任由风沙如此发展下去,早晚也会被一起埋葬。

极度困难之际,突然,风沙的吹打戛然而止,蒲子轩感觉整个人清爽了不少,而风声和哭嚎声却一直存在,说明并非沙尘暴已结束,而是被什么东西给抵挡住了。

抬头一看,原来是孙小树变作树木形态,释放出妖力,身体上长出无数根藤蔓,纵横交错,编制成了一张大网,形成了半个巨大的帐篷,为众人挡住了风沙。

这一招,十分类似当初红夜叉在兰若寺一战中最后使出的终极绝招“天罗地网”,如今孙小树力量成长惊人,能做到这一步,实在是令人欣喜万分。

于是,不只蒲子轩,其他同伴也顷刻间全舒缓了过来,陈淑卿由衷地叹道:“太好了小树,我正愁没办法变出屏障呢,现在,你真成了咱们队伍中的顶梁柱了!”

孙小树不安道:“我虽可以制作出这样的屏障,但也只能抵御一时,若是风沙持续下去,大家走不动,缺水缺食物,我也一点办法也没有了。”

沙达利拍了拍孙小树的树木躯干,笑道:“放心吧,这种沙尘暴不会持续太久,再怎么着也不超半个时辰便会结束。”

孙小树又问:“那你知道,这些沙子为什么会发出哭声吗?难道,是有什么妖孽在作祟?”

蒲子轩想了想道:“应该不会,这片沙漠之所以叫做鸣沙山,正是因沙子会发出悲鸣声而得名,据说是因为此地的沙子中有一些看不见的小孔,风穿过小孔之后就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来,应该只是大自然的正常现象,和妖孽无关。”

“我看不一定。”余向笛丝毫不给蒲子轩面子,说道,“这沙子底下似乎还有什么别的东西存在,你们看不见,但我能感应到一些奇怪的风语,很小,但很多。”

正说着,祝元亮叫唤了起来:“哎呀,他奶奶的,有什么东西在咬我的脚!”

说完,祝元亮挣扎着从沙堆里将右腿拔出来,脱下鞋子。

果然,一只红彤彤的蠕虫正咬着祝元亮的脚后跟不放,这妖虫只有一寸长,像极了毛毛虫,头部却有锋利的齿轮般的一圈牙齿和触须,一看便不是寻常之物!

祝元亮虽然有妖见愁护身,但对这种钻入衣物中使坏的小东西却是防不胜防,赶紧一拳将其打死,从脚后跟上取下来后,将其尸体扔到了远方。

虫子虽然解决,但祝元亮的脚后跟伤口却沾有墨绿色的浓稠液体,并开始出现腐烂迹象,看起来,这虫子应是带有毒性无疑。而且,虫子死了之后,身上红彤彤的微光顿时消失,变回了和沙子差不多的土黄色,也说明了其已经实现了妖化。

沙达利解释道:“这种虫子是沙漠中常见的沙虫,专靠吸人畜的血生存,但这只沙虫已经妖化,不出意外的话,余向笛感知到的异样风语,正是这些东西!”

话音刚落,苏三娘也发出痛苦的叫声来:“啊——”

果然,一只更大些的沙虫也出现在了苏三娘的左腿部位,将小腿咬出伤口来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