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现在这社会,刷脸已经不行了。”余平苦笑道。

就在这个时候余平的包厢门被人直接从外面打开了,一个微微显得有些发福的胖子走了进来,这家伙一身正装,看起来人模狗样的。

“余平,你不是说今天要请家家福的王总吃饭,谈铺货的事情吗?现在他人呢?”胖子看了一眼室内的两个人,都不认识,他的脸色有些不大好看了起来。

但是当然看到云茜的时候,双眼里明显闪过一丝惊艳的表情来。

“刘经理,我是要请他过来,本来是已经约好了的,但是他临时有事,所以就没来。”余平站起来说。

“那这两个人是谁?”胖子指了指苏北辰说。

“我的一个同学,好久不见了。”余平说。

“余平啊,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。”胖子冷笑道:“难怪你的业绩一直上不去,上季度总结,你的业绩是全公司最差的。”

“原来你是拿着公司的钱出来请你私人朋友胡吃海喝啊。你这是贪污你知道吗?公司不养废物,你现在马上回公司交待清楚你的事情去。”

“我这顿饭是掏私人腰包请的,到时候发不会要发票到公司结算的,刘经理,你说这话是不是有些武断了?”余平皱了皱眉头。

这胖子就是余平说的看他不顺眼的那个上司,平时没事的时候还要找找余平的麻烦,现在让他逮了个正着,他不借机发挥才奇怪了呢。

“那是因为被我撞到了,我要呵呵了,如果不是我今天恰好在这边,怕你留不住客户,所以心血来潮的过来想帮你敬杯酒说句好话,也免得你到时候三个月的业绩是零蛋,到时候丢我的人。又怎么会撞到这种事情?”

胖子冷笑道:“大家都不是傻子,所以你也不要狡辨了,现在马上回去交待清楚事情滚蛋走人。”

“刘强。”余平实在是忍无可忍了,他站起来盯着胖子说:“你特妈的不要欺人太甚了。”

“你……你说什么,你竟然敢骂我?”刘胖子有些傻眼了。

在他认为,余平一直是一个话比较少,一直很沉默,存在感一点也不强的人。

在公司的时候他一直对余平使唤来使唤去的,这家伙一向是逆来顺受,从来没有反抗过。可今天他是抽了哪门子的风了,他竟然敢骂自己。

“我骂你怎么了?”余平今天也是火了。

从当年的打击过去,他一直是一蹶不振。人也变得有些消沉,所以对外界的事情不在意,为人处事一直是逆来顺受的样子。

所以这姓刘的胖子对他百般刁难,他都忍了。但是遇到了老同学,他的心情比较好,可这家伙又不识趣的过来找麻烦,余平在好的脾气也忍不下去了。

“你想造反吗?余平,马上向我道歉,不然的话我让你好看。”刘强指着余平怒道。

“反正你都要借故开老子了,老子还顺着你的意思干什么?”余平冷笑,他也是酒劲上来了,他走到刘强的跟前,右手几乎是戳着刘强的鼻子吼道:“你特妈的不要以为你搞的那些小动作。”

“我不就是撞破了你潜规则实习生的事情吗?我为你保密了,可你特妈的还跟我过不去?我三个月谈不成一个单子,呵呵,刘强,你敢说你没在里面搞一点鬼?”

“上个月我谈的三个单子,铺的货是几个大型商场,可是到最后业绩却成了别人的了,你特妈的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?”

听到这里,苏北辰总算是有些明白这家伙为什么一直针对余平了,敢情余平遇到的事情,和自己是一样啊。

讽刺的是,这胖经理和那刘主任一样,都姓刘,这让苏北辰感到无语。

“你不要胡说,公司向来是公平公正的。你自己能力不如别人,就不要在这里指天骂地的。”刘强冷笑道:“自己没本事,别怪到别人头上啊。”刘强的脸色变了变,他做过的那些破事他心里都清楚。

余平喝了点酒,说话有些口无遮拦的,要传出去,真是有些不好,不过好在这里没有公司的人。

“我不跟你废话,现在马上滚。”余平向外一指:“我现在是在请我朋友吃饭,你算什么玩意,你也配在这里对我指手划脚的?”

“你……你要知道我,我是你领导。”刘强怒道。

“狗屁的领导,一个私企的小总经理,也敢在这里摆架子,你真的当你是国企大老板了?”余平冷冷的说。

“你最好向我道歉,否则的话,你会后悔的。”刘强平静了下来,他觉得要和余平好好的谈谈了,连这个小瘪三都敢扫自己的面子,他是活的不耐烦了吧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