苏北辰来的时候,她甩下了脚上的一只新鞋子,把自己的鞋子穿上站起来。

“如果我不去,他属于那种半死不活的状态,可死不了,但活着也很痛苦。”苏北辰说。

“怎么说?”云茜皱了皱眉头,她有些不太明白苏北辰的意思。

“牵扯到一些不好的东西,你还是别问了,我怕你晚上睡不着觉。”苏北辰笑了笑道。

“那你打算怎么办?”云茜问道。

“帮他治病。”苏北辰说。

“我觉得,你不是一个有圣母心肠的人啊,他可是你的敌人。”云茜笑道。

“当然,前提是他让出手中所有的利益,让苏家从此以后在江浙除名。”苏北辰说。

“够呛,苏家是那老狐狸大半辈子的心血,难道他真的愿意拱手相让吗?”云茜摇摇头道。

“他不想让就得死,而且还是那种死无全尸的死法。”苏北辰笑道:“我看出来了,苏长河就是一个贪生怕死的人。他同意了我的要求。”

“他疯了。”云茜愣了愣道:“你不会真的打算治好他吧。”

“打算啊,我保证他不死。”苏北辰笑道。

“你保证他不死,但是不保证他能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,对吗?”云茜眼前一亮道。

“不愧是云中仙子,这么快就想出了问题的关键。”苏北辰微微一笑道:“我是这么打算的,我把他身上的病痛除去,但是从此以后,他需要躺在床上。”

“哈哈,那和等死有什么区别?”云茜笑道:“不过不知道为什么,我听到你这么说,我很高兴。”

“苏家可能会起一场内讧的。”苏北辰笑道。

“内讧?”云茜有些不懂。

“你觉得,苏冰云如何?”苏北辰问。

“够狠,手腕够硬,心够黑。江浙的圈子里之所以和其他地方的圈子有些不太一样,有一大部分是因为月宫的原因。而月宫是苏冰云一手创立起来的,所以苏冰云的手黑程度,你自己脑补去吧。”

“是啊,苏冰云是很手黑,这一点我赞同。”苏北辰颇有感触的点点头道:“虽然现在苏家大部分权势在她手上,但是我觉得,苏长河这个人,是喜欢那种大权在握的感觉,他不保能把苏家所有的大权放开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说,苏冰云对苏长河心生不满了?”云茜微微一怔道。

“是,她想放开手脚干一番事业,可是偏偏她的爷爷不放权,这让她心生不满。昨天晚上她找到我,完全是苏长河逼她去找我的。”

“其实她是不想看到苏长河的病好的。”云茜说。

“不错,她一点也不希望苏长河的病好,我今天去苏家给苏长河治病,她心里肯定不乐意。”苏北辰点点头道。

“那问题就复杂了,以苏冰云的狠辣程度,她完全会下黑手的。”云茜愣了愣。

“什么意思?下黑手?她对谁下黑手?苏长河吗?”苏北辰微微的一怔。

“不错,以我对她的了解,她极有可能会直接对苏长河下黑手。因为她的野心很重,如果苏家一无所有,她也就会一无所有,如果是那样的话,就算她有野心,但是没有一个能和她野心匹配的家族,她注定会一事无成的。”

“而且。”云茜顿了顿又道:“就算苏家其他人,也不会愿意让苏长河用整个苏家换回他一条老命的,这家伙太把自己的命当回事了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苏长河极有可能会被干掉?”苏北辰愣了愣。

“十有八九。”云茜道:“你要当心一点,如果苏长河死了……他们万一倒打一耙,说是你毒死的,这怎么办?”

“不会。”苏北辰摇摇头道:“苏冰云没那么傻,呵呵,我堂堂神医,医者仁心的神医,会因为一点私怨对苏长河下手?况且,我就算下手,也不会下的这么明显吧,到时候她脏水非但泼不到我身上,反而会弄得他自己一身黑。”

“也许吧。”云茜点点头道:“接下来等吧,我想消息快传出来了,你不了解苏冰云,她手黑的程度超乎你的想像。”

“江浙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地方。”苏北辰感觉到后心一股寒意升起来。

说真的,他对苏冰云不了解,见过她两次,苏北辰倒觉得这个女人长的也挺漂亮的。但经云茜一提,他觉得这个女人的漂亮都成了一种狠辣,以后见了躲的远远的。

“是与众不同的地方,在你来之前,也有人想在江浙翻腾一下,但是他们都没有成功。”云茜笑了笑道:“不管怎么说,这对我们来说,都是一个好消息。”

“接下来去哪里?”苏北辰了看时间,已经快中午了。

“我突然想喝酒。”云茜说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