仔细看完一遍养命丸包装盒上的介绍,又上网查了一下这个所谓女院士代言的事情是真是假以后,黄伯决定要买一盒试试。

人年纪大了,总会比较注重养生,买一些保健品总是难免。

黄伯也是如此,不过他一向认为自己不是那种头脑糊涂的老人,不会受虚假广告的欺骗,算是个理性的消费者。

之所以想要买养命丸,主要是因为养命丸的代言人是女院士。

这样的产品,就是没有效,估计也吃不坏人。

黄伯掏出钱,很老派的花了两百刀的默哀元现金,卖了两盒养命丸,这才提着东西离开了药店。

出门以后,他晃悠悠的朝着公园的方向走。

去公园的路上,要经过一段比较安静的地段,行人很少。

恰逢这时候又是正常人上班的时间,街道上人就跟更少了。

正走过一个路口。

突然,从路口一侧的巷子里,突然窜出来一个穿着宽敞外套的黑人,用很黑人风格的语调对黄伯说道:“等一等,老家伙。”

黄伯皱了皱眉,有点慌张的停下了脚步。

这个黑人个子很高大,其中一只手插在衣袋里,有点握着一把手枪的轮廓。

黄伯虽然听说过很多黑人总会用假枪来吓唬人,可是他仍然不敢乱动,毕竟年纪这么大,打不能打,跑也不能跑,就算对方没有枪,他也没有一点反抗之力,所以索性配合一点,免得弄伤自己。

“年青人,你想做什么?放松点,别乱来。”

黄伯不敢动,不过嘴里却提醒了对方一句,让对方不要乱来。

那黑人的目光一直在周围扫视,嘴里说道:“赶快,把你身上的钱拿出来。”

黄伯连忙掏出钱包,当着黑人的面把里面剩下的两百多刀拿了出来,说道:“我身上只有这么多了,你拿去吧。”

那黑人接过钱,也没数,一股脑全都塞进自己另一只口袋,仿佛还有点意犹未尽,看了一眼黄伯后,突然指了指黄伯手上提着的东西:“那是什么?”

黄伯看了一眼,自己手上提着的是养命丸,就回答说:“这是我的药。”

“药?”

黑人看了一眼养命丸很精致的包装,说道:“老家伙,拿过来给我看看。”

“真的是我的药。”

黄伯没有办法,只能把养命丸递了过去,不过嘴里还是解释了一句:“这是夏国的药,我才刚买的。”

黑人接过养命丸,看了几眼,说道:“这药是我的了,老家伙,你走吧!”

养命丸的包装是中英文双语的,其中的英文是专门请这边的人翻译的,非常地道,保证默哀国人都能看得懂。

那黑人虽然对一些药物的名字不太明白,不过养命丸的功效他还是知道的,所以当即就扣下了。

黄伯想说点什么要回自己的药,可是目光在那黑人藏着枪的口袋里看了一眼,终于还是什么也没说,很快走开了。

他只能自认倒霉,刚花了两百默哀刀买的养命丸就这么被抢走了,真是晦气。

黑人看了一眼养命丸,转身也朝着巷子内走回去。

为了避免刚才那夏裔老头报警,他进了巷子后很快翻过后面的矮墙,直接走到了另外一条街道,混入人群,转眼走远。

他那一直插在口袋里的手,终于拿了出来。

他的口袋里,并没有枪,就和黄伯之前猜想的一样,他刚才只不过是用手摆出手枪的样子,用来吓人的。

幸好他抢劫的是一名老头,否则不会这么顺利。

两百多刀,并不算多,不过对他来说也可以救救急了。

黑人总算回到自己住的地方,那是一动古旧的老公寓,他和家人就租住在这栋公寓里。

公寓里面,住的大多是黑人,周围总有些打扮得流里流气的人在转悠着,这里的治安并不好。

打开家门,走了进去,黑人冲着客厅里一个坐在轮椅上的老人打招呼:“奶奶,我回来了。”

“威廉,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,你不用工作吗?”

老人的语声有点虚弱,询问着孙子。

威廉停顿了一下,说道:“今天工厂里不忙,老板削减我们的工时,所以有一半的人停工了。”

其实他只说了一半,前几天听说老板要削减工时,他和几个工友去闹,最终还出手打了老板,所以已经被开除,甚至老板还保留了告他的权利,让他们连工资丢了。

而今天恰好就是要缴纳房费的时候,刚才抢到的两百多刀,再加上之前的一点可怜巴巴的积蓄,应该能应付过去了。

威廉只有奶奶一个亲人,他的父母吸*食*du*品死了,从很小开始就是奶奶把他带大的。

虽然生长的环境并不好,生活也一直在贫困线上挣扎,可是因为奶奶从小对他的看管,他并没有变成街头混混,而是在高中毕业后就进入了一家工厂工作。

原本一切都好好的,可是现在……工作丢了,他又不愿意年老的奶奶太担心,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——也就是之前打劫的那一幕。

老人不知道真实情况,不过听见孙子说工厂老板削减工时,也忍不住有点担心:“现在的情况可真不好啊,电视新闻说失业率越来越高,你要小心一点。。”

“放心吧,奶奶,放心吧!”

威廉只能这么安慰,抱着老人的脑袋亲了一下。

然后,他想了想,拿出养命丸,对老人说:“奶奶,你看我给你买了什么?”

“什么?”

老人有点好奇。

牧城药业虽然已经针对默哀国市场特别给养命丸设计了新包装,可这包装对于默哀国人来说,还是带着浓浓的“异域风格”,老人接过养命丸后,好奇的打量了起来。

威廉说道:“好像是给老人吃的东西,能让身体变好。”

这两盒养命丸,他本来是想找个药店倒手卖出去的。

可是想想这毕竟是夏国药,估计只有夏国药店才愿意收,而他刚从夏国老头的手里抢了药,并不想到夏国人的药店去销赃,所以决定留下来。

“这个有用吗?”

老人一边看着养命丸的说明,一边问。

“应该有用吧,你可以试试看。”

“好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