邋遢男子是谁,他不知道。

可是他这次,是真的被邋遢男子害惨了!

原本元龙古甲衣暴露,牧云也并不担心,一件王道之器,确实是价值非凡,可是王芯雅现如今是天凤宗副宗主之一,身份地位极高。

他只要元龙古甲衣,可以将其中记载器术,交给天凤宗,如此一来,也能保证自己安全。

就算苍族和逍遥宫真别有心思,天凤宗也会硬抗到底。

可是现在,不一样了。

元龙古甲衣,不动明王剑,道阵手札,统统暴露了,甚至那墨石,最诡异的墨石,邋遢男子还特地强调,是至宝,是道府天君的无敌人物都会彻底为之疯狂的至宝!

谁不动心?

哪怕邋遢男子说了,苍天宗甚至因此覆灭,可是其他人会自动忽略这句话,只重视这件至宝本身。

这就像是,明明许多遗迹之地,禁地,无比凶险,死伤无数武者,凶名在外,可是年年都有人去闯。

为何?

因为每一位武者,都觉得自己是天命之子,是天选之人,觉得自己与别人不同,进入其中不会死!

对待墨石,天凤宗也好,逍遥宫,苍族也罢,绝对都会不计一切要得到。

没办法,过于让人难以割舍了。

牧云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可是手掌触地,却只觉得膈手。

“卧槽!”

下一刻,牧云整个人神色一呆。

他一双手,看起来简直是如同枯松树枝一般,如灰石,似枯叶,苍老腐朽不说,更是骨瘦如柴。

取出一面镜子,看着镜子之中的自己,牧云彻底傻眼了。

他整张脸看起来,都是枯瘦的,几乎是皮包骨头,这幅样子,简直是比自己寿元耗尽看起来好不到哪去。

怎么回事?

牧云愕然。

怎么会这样?

这是……气血被吞干了?

“我糙你大爷啊,王八蛋!”牧云这时忍不住骂了起来。

肯定是墨石的问题!

墨石到手,直接吞噬了他一半的精血,而现在,昏迷一场,墨石差点把他吸干了。

这玩意,偌大的苍天宗都是因此覆灭,牧云不觉得自己一个道柱七重,能够研究出什么秘密。

“该死。”

这片空间,应该是墨石内部吧?

只是,他是如何进来的?

又该怎么出去?

牧云看着四方,开口道:“放我出去!”

声音回荡开来,无人理会。

“你不放我出去,我不就要死在这里了?”牧云再度道:“你要喝血?我得出去抓人吞血吧?”

这话落下,下一刻,牧云身影消失在墨石空间内,紧接着,出现在血海。

四周海水压力骤然降临,牧云呼了口气,一道身影出现在其身侧。

正是盘古灵。

盘古灵带着牧云,离开此地。

秘地内。

一座山脉之间。

盘古灵身影降临。

山谷内,牧云盘膝坐地,吞吃一颗颗道丹,体内道力,充盈起来。

可是……气血亏空的太严重了!

他整个人看起来枯瘦干巴的,实在是吓人。

“牧主!”

盘古灵拱手道:“我去查了查,现在秘地内,到处都是您的名字传播,许多人已经是迫不及待的要杀您了!”

“不怕!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